海洋所胡敦欣院士荣获山东省科学技术最高奖
发表日期:2019-06-14 19:36作者:admin
您现在的位置:教育方针 > 教育信息化 > 正文

  三、究竟如何选择如果有的考生理科相对较好,阅读能力一般,那就要先做理科再做文科,但是不要把言语都留到最后,意思是说大家可以先做资料分析,然后做逻辑判断,这两个题型做完之后大家有一定的阅读感觉,阅读文字会更加流畅,那么言语理解的准确率会更高一些,而数量关系大家可以利用刚发卷子涂考号的时间快速判断做哪几道题,给数量关系预留10分钟即可,能做几道做几道。那如果是文科相对较好,理科较为薄弱的考生,中公教育专家建议大家先做逻辑再做资料分析,因为理科不好如果放在最后有疲劳感,更会影响做题准确率,也就是说做理科题目必须要在大脑清醒的时候做,然后做言语理解,而数量关系中公教育专家建议大家做完资料分析做数量关系,也是预留10分钟时间,能做多少做多少。当然上述的做题顺序是中公教育专家推荐给大家的,在选择做题顺序时大家一定要通过实战体会各个顺序的区别,可以通过几次模拟考查一下,看看各个题型的时间安排,做题感觉以及准确率,最终找出做题状态最佳的做题顺序。在解答行测可能性推理题的过程中,排除了两个选项,然后在剩下的两个选项中纠结,然后就选择了错误选项,这可能是很多同学会遇到的问题。

  2014年全国春茶产销形式分析报告。中国茶叶·产业论坛。  [5]李亦文。产品开发设计。江苏:江苏美术出版社。

海洋所胡敦欣院士荣获山东省科学技术最高奖

5月22日上午,山东省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济南隆重召开,表彰为山东省科技创新和现代化建设作出突出贡献的科技工作者。

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胡敦欣院士荣获山东省科学技术最高奖,省委书记刘家义出席会议并为胡敦欣院士颁奖。 胡敦欣院士从事海洋学研究55年,是我国大洋环流、海洋通量(碳循环)和陆海相互作用研究的开拓者,国际西太平洋海洋环流与气候研究的引领者。 颁奖现场,胡敦欣对年轻科技工作者提出两点殷切期望:第一,我年过八十才获得山东最高奖,希望年轻人不用到八十岁就可以获得这个奖,现在各方面环境、条件、机遇都很好,你们一定可以做到!第二,我们正在建设创新型国家,科技当先,不能老是跟踪别的国家,必须要有自己的科技创新,从跟跑逐渐变成领跑。

探大洋深处,追潜流踪迹  胡敦欣被誉为我国大洋环流和海洋通量研究的开拓者,他发现并命名的太平洋“棉兰老潜流”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唯一一支由中国人发现、命名,并在国际上获得广泛承认的洋流;发现“东海冷涡”,开创我国陆架中尺度涡研究;发现“陆架上凡有上升流的地方,海底沉积必为软泥”的科学规律,并从动力学上阐明其机制;修正了沿岸上升流传统理论;在世界上率先开展陆架海洋通量研究,得出“东海是大气二氧化碳汇区”的重要结论。

  这些成果对普通人来讲或许有些遥远难解,但正是无数像胡敦欣这样的科学家在基础研究领域的执着坚守,推动着人类认识的拓展、技术的变革。

  几乎每次都晕船,仍坚持出海几十年  胡敦欣出生在即墨,但直到1956年到青岛读大学时,他才第一次见到大海。

彼时,他尚不知道自己会与海洋结下一生之缘。   他遗憾的是,从前年开始,在身体条件的制约和身边亲友的劝阻下,他不再出海参加海上试验了――“我们所里的‘科学号’新船,我是真想上去看看!”  其实,从1957年第一次出海,他就发现自己晕船晕得厉害。

当时,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的科考船叫“科学一号”,船上各方面条件并不好,船体在风浪中晃得厉害。

此后在半个世纪的科研生涯里,无数次的海上试验,胡敦欣几乎每一次都要经历晕船、呕吐,可他说,这不是不能克服的――“只要前面三五天坚持下来,后面三四十天就好了”。

这样的坚持,需要怎样的毅力  “我是被‘骗’进海洋研究的大门的。

”胡敦欣说。 胡敦欣从小就是“学霸”,他的志向是报考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

1956年,山东大学海洋系(中国海洋大学的前身)的招生老师来到了胡敦欣所在的即墨第一中学挑选学生。

当时,海洋系属于保密专业,与国防事业密切相关,又恰逢当年国家制定了“十二年科学规划”,号召年轻人向科学进军,“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胡敦欣放弃了自己的“北大梦”,转而步入了海洋科学的殿堂。   1961年,胡敦欣考入中科院海洋研究所读研究生,师从毛汉礼院士。

毛汉礼先生对学生要求特别严格,原本就在学习上心无旁骛、一丝不苟的胡敦欣“状态”更佳,每天三个单元的学习时间,上午、下午和晚上各四个小时。

胡敦欣感念恩师的严格栽培,令自己终生受益。   迈向大洋,发现“棉兰老潜流”  胡敦欣最著名的成就,是发现了“棉兰老潜流”。 这是中国人第一次发现的洋流,也是自上世纪50年代初发现赤道潜流以来,有关西太平洋海洋环流的两大重要发现之一。

这一发现改变了西太平洋环流结构的传统认识,将西太平洋海洋环流研究从二维推进到三维阶段,对海洋热量输送/气候的影响具有重要理论和实践意义。

  棉兰老岛是世界第14大岛屿,也是菲律宾境内仅次于吕宋岛的第二大岛。

胡敦欣和助手们发现,棉兰老岛附近的棉兰老海流之下有一支和上层流向相反的潜流,最大流速可达30厘米/秒,平均流量近世界强流黑潮的一半,他把它命名为“棉兰老潜流”。

这一发现成为中国海洋科学研究从近海走进大洋的标志性成果。   取得这一发现并不容易。 上世纪80年代之前,我国的海洋科研基本上局限于中国近海,对西太平洋环流及海气相互作用的研究几乎没有触及。

1979-1982年,胡敦欣在美国做访问学者期间,亲眼目睹了国际海洋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

经过他的积极努力,在TOGA(热带海洋与全球大气)国际计划框架下,1985年中美实现了热带西太平洋海洋大气相互作用合作调查研究。 中国科学院6个研究所西太海洋环流与气候合作考察研究也同期开始,中科院海洋所派出了以胡敦欣为首席科学家的“科学一号”考察船参加此次活动。

TOGA项目持续了五年,棉兰老潜流正是在这期间发现的。   从跟跑到领跑,发起国际NPOCE计划  随着TOGA项目和世界大洋环流试验(WOCE)的结束,西方发达国家因战略调整不再推进西太平洋的科考。 胡敦欣不肯放弃,一直努力争取重启西太平洋环流研究。

  经过多年的国内外学术交流和研讨,2010年4月,胡敦欣领衔发起的“西北太平洋海洋环流与气候试验(NPOCE)”终于获CLIVAR(气候变率及其可预报性研究项目)正式批准为国际合作计划,同年5月正式启动。

这是中国发起的第一个海洋领域大型国际合作计划,中、美、日、韩等8个国家的19个单位参加,胡敦欣担任该合作计划的科学指导委员会主席。   NPOCE启动之后,中科院海洋所“科学一号”成功布设了两套深海测流潜标,其中一套6100米深海潜标是西太平洋最深的深海潜标,获得了长达连续4年的海流实测数据,是我国首次、也为国际罕见。

从2010年至2014年,棉兰老潜流、吕宋潜流、北赤道潜流相继被观测到。

2015年,胡敦欣受邀领衔国内外17位科学家在《自然》杂志上发表述评文章,实现了我国西太平洋海洋环流与气候研究由“跟跑”到“领跑”的转变。

  这些大洋深处的潜流、涡流,其实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与西北太平洋环流密切相关的西太“暖池”,其强弱、位置对气候影响巨大。 胡敦欣希望,通过研究的推进,能够建构一个模型,对我国夏季降水变化进行准确预报。

  据介绍,学校现有专任教师1900余名,其中教授、副教授1100余名,且均承担本科生课程,具有博士学位的教师比例超过70%,具有一年及以上海外学习(研修)经历的教师达到30%。学校有国家教学名师4人、国家教学团队4个。17人入选长江学者奖励计划,16人获得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此外,学校还聘请了一批语言外教,承担大一学生的英语口语课程;每年聘请一批国外知名高校的专家教授来校为本科生开设专业课或者讲学讲座,提升学生的国际化学术水平。  新华网北京6月21日电 成都理工大学创办于1956年,以重庆大学地质系、西北大学和南京大学地质系的工科部分为基础,同时抽调北京地质学院、东北地质学院部分干部教师组建成都地质勘探学院。

上一篇:河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下一篇:没有了

软件下载
更多
补丁下载
更多
教育方针下载
培训报名  论坛讨论 
图书订购  软件订购 
图书查找  中心站介绍 
联系方式
软件发行:021-600000000000
技术支持:021-教育方针首页
资料发行:021-600000000000
广告业务:021-600000000000